蚊子

Author Avatar
朱嘉伟 5月 11, 2018

我站在楼下,抬头看着八楼,熊熊的火焰在夜色中异常耀眼。而我瞳孔中的火焰,正在慢慢消失。

我正在便便。

是那种蹲便式的厕所,很简陋。

忽然我感觉右脚的脚踝处奇痒难耐,便低头看去。

是一只蚊子,停在我的脚踝上。

下面光线不是很亮,但我能看清它。

我的余光,还能看见坑里新鲜的便便。

我悄悄伸出食指靠近,试图将蚊子一戳毙命。

越来越近了,五公分,三公分,两公分,发力!

我收回手指,就像竖起开完枪后冒着青烟的枪头。

但我发现,我的手指上空无一物。

我失手了。

可恶。

我环顾四周,试图再次锁定它的行踪。

但是,它的反侦查能力很强。

它像一个训练有素的狙击手,此刻正躲在某个背光的角落,等待机会再次向我出手。

窗帘后,自来水管下,排水管后,都有可能。

它知道,只要不动,我就发现不了它。

此时,我的便便已经都差不多了。

但是,我不甘心。

掉血之仇,不共戴天。

我把手纸装回口袋,调整姿势,然后一动不动。

我知道,只要我不动,它就会动。

片刻时间,我又产出了一坨便便。

突然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撞到了我的额头。

这个级别的撞击力,我迅速明白了。

你终于行动了,哼。

不行,太近了,看不到。

我把头往后仰,试图看到它。

但是,它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

我退它进,我进它退。

万物守恒,有利有弊。

体型巨大,意味着相对迟钝。

体型微小,意味着行动灵活。

所以它与我正面贴身肉搏。

原来如此。

哼,雕虫小技。

我闭上眼睛,平稳情绪,调整重心。

气沉丹田,耳听八方。

嗡。

啪。

随着我双手合在眼前,整个厕所都安静了。

我缓缓睁开双眼,摊开双手。

一只蝼蚁大小的蚊子,从我指缝中掉在地上。

六脚朝天,一动不动。

哼,你这是何必呢。

总有些脆弱的生命,不知死活,试图与绝对力量斗争。

我掏出手纸,擦起屁屁。

我这才发现,刚才那场较量动作太大,马桶边缘也不小心落下了一坨便便。

就在我准备起身提裤子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地上的那只蚊子不再是六脚朝天,而是趴在地上。

WHAT THE FUCK?

这只蚊子,一动不动,六脚稳稳趴着,又黑又细的口器朝着我。

你,竟,然,还能站起来。

我没有站起来,就这么和它对峙着。

看来刚才那一击,只是把你打昏了。我看着它。

又或者说,你刚才其实是装死。

无论如何,我那一掌,即便是一袋薯片也能拍炸,你能活下来,不简单。

那么接下来你想怎样,还要蚍蜉撼树吗?

对峙片刻的时间,我又产出了一坨便便。

它依然一动不动,只是死死地盯着我。

于是再一次,我伸出食指悄悄靠近。

五公分。

三公分。

两公分。

发力!

收回手指,犹如抽剑归鞘。

然而,再一次,我失手了。

我竟然,失手两次。

我环顾四周,想再找出它,已经很难。

也罢,就当饶你一命,只要你不犯我。

不然,你会知道什么叫做杀蚊不眨眼。

再蹲下去,腿就要麻了。

我正欲起身,突然意识到,我应该再擦一次屁屁。

完蛋,纸已经用掉了。

怎么办,怎么办。

咚的一声,坑里的一坨便便滑落进了疏通管里。

我看着水龙头,咬了咬牙,伸出了手。

足足过了五分钟,我才终于打开厕所门,走了出来。

这一趟厕所,上的有点久。

我来到客厅,拿起桌上的耳机戴在头上。

随即,整个世界响起一串急促的鼓点,镲皮和鼓皮在耳膜上震动,爆裂的音响在脑中一束束绽放开来。

我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

这时没有缘由的,我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右边。

一个豆大的包。

我摸着包,瞪大了眼睛,咬牙切齿。

一团火焰,从我的胸口烧到瞳孔。

呵,你死定了。

我曾听过一个梦的解析,说如果你在白天无意中瞟到墙上有只蚊子,那么晚上你可能梦到墙上有颗钉子。

现在这只蚊子,就是我的眼中钉。

我把耳机拍在桌上,起身迎战。

沙发,被我拉了出来,没有发现目标踪迹。

收纳箱,被我移出角落,没有发现目标。

冰箱柜子里,没有发现。

桌底,没有。

一番翻箱倒柜后,我的目光,再次望向厕所。

难道,它是在我离开厕所前的那五分钟里,咬的我?

我缓缓推开厕所门,开灯。

潮湿的地板,昏暗的光线。

我扫视了一圈,拿起热水器下的淋蓬头,关上门。

最大出水量,最高温度。

我开始对这片空间,进行720度全方位无死角无差别扫射。

伴随着唰唰的射击声,厕所的雾气越来越浓厚。

这时,一只蚊子从毛巾下飞出,在空中做高速布朗运动。

抓住你了。

我迅速把火力集中到它的飞行轨迹,持续跟踪扫射,终于将它击落在地。

就在我调整火力,准备补刀时,它再次飞起,冲进了门下面的缝隙中。

我迅速拉开门,在门缝下却没有发现任何踪迹。

我放回淋蓬头,走出厕所,看着空荡荡的客厅,痛苦不已。

又让它给跑了。

冷静,冷静。

心态不能崩。

成熟的男人,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

我舒了一口气,来到客厅门后,把每个电闸都断开。

我知道,你还在这个房间里。

我检查了一遍门窗,确保全部关上。

你完蛋了。

我来到厨房,打开天然气阀。

我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