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兽·口袋猫

Author Avatar
朱嘉伟 5月 07, 2015

于是,我就有了神兽相伴,陪我穿林打叶,轰轰烈烈,花开花落,起起跌跌。


去年期末一战中,我三科挂彩,如今我深夜饮酒,酒瓶子碰在一起,都是梦想破碎了的声音;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以前也是学霸啊。

可能是喝醉了,也可能是饿晕了,我就说说,我是如何摘下王冠,从超级学霸沦落到一介学渣的。

那时候学霸的我还在某高中读书,那里是一所非常独特的学校,暗藏了许多曾经的风云人物,默默的在此传承他们的技能。出来的学生自然都非等闲之辈,往往都有着自己的过人之处,凭其必杀技在江湖上独树一帜。我在这学的是电属性的技能,在我出生的时候,天雷滚滚,电闪雷鸣,算命的老先生就说了,贵公子五行属电,又伴雷而生,命中有雷电之锋芒,可取名朱霆锋。我爹哈哈一笑,说嗯好,就叫朱嘉伟了。

于是凭借我的无敌天赋,在学校电属性领域我的属性值完爆所有人,达到了绝对领域境界,同级别无敌。

那一年,我们还是高二红段级别,只需要学习与自己属性相对应的技能招式,而我一学就会,什么倚天屠龙电、电行拳、一指禅、黯然导电掌,看遍就会,青出于蓝。

有次教我电波气功的师父要试我,就用他的电波气功向我po来,我抬手反击,弹指间使出电网恢恢,瞬间从我的背后形成了无数绿色的0和1组成的巨网气势恢宏,,在电波快要接近我时,巨网铺天盖地的向着师父冲去,电波冲撞在巨网上,boom,消失,但巨网的余威未完,boom,尘埃落地,师父在无数代码的连击下败下阵来,此刻,师父看着我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果然就像师父您说的,世界上充满了待解决的迷人问题,那我解答下好了: 电网恢恢,thunder属性我的专属,属性加成20%,加上现在下雨,命中率提高为100%,麻痹几率15%,威力120%,师父。

满分。师父说。

次年我进入了高三黑段,这个阶段师父不再传授我们技能招式,而是让我们学习江湖常识,还有语文数学,如此一来,我的优势也用不上了,绝对领域也消失了;但是,这一年我依然守住了学霸之擂,苦苦的。

我的技能属性雷达分析图中显示,电属性值爆表,但其余的全都惨不忍睹;而这一年我们同级中较量的又是其余的属性值,想要守住学霸之名,我必须提升其他属性值,所以这一年完全是要逆袭。不管了,赌上学霸之名,为了我的江湖梦。

梦想的旅行注定是孤独的。

我曾听说有种流浪猫,叫做口袋猫,很小,夜晚来临气温降低时,它会钻到晾衣架上衣服的口袋里。第二天你穿上衬衣,在胸前左边口袋会有个小脑袋探出来,小爪子在口袋边上抓着,那是它睡了一晚肚子饿了,如果你给一根猫尾草它吃,吃满足了它就会跟着你。它喜欢猫在你的口袋里睡觉,有时候会在你和人说话时挠你几下,是在抗议你吵它睡觉。偶尔午后你坐在桌前写字时,它会顺着你的袖子爬到你的手背上,抓你的笔杆子咬,你会感觉到它软绵绵的绒毛很温暖。

有一天早晨我从晾衣架上收回衣服,穿上后感觉胸前口袋里有东西在动,打开一看,一只很小的猫跳了出来,又跳上窗户溜之大吉。

去学校的路上,我又看到了这只口袋猫,窝在桥扶手上晒太阳,于是悄悄靠近它。

正睡觉呢,我喜欢它。

“我有孤独和酒,你跟不跟我走。”我凑近它对它说。它睁眼看着我,半晌,微蹲,我看这又是要跑的节奏,马上拿出刚摘的猫尾草递到它眼前,诱了半天,终于试探着靠近了我。

果然文艺不靠谱,还得靠利诱啊。

从此我就有了神兽相伴,陪我穿林打叶,轰轰烈烈,花开花落,起起跌跌。

高三黑段修炼期为一年,秋冬春夏,终于到了晋升测评的时候。

校级晋升审核庭上,第一排坐着长老,第二排坐着院师,我等学子分组分批坐在中间接受审核测试,审核通过后才能晋升到更高阶的学院。

试场如战场,面对着如飞羽箭矢般密密麻麻朝我们射来的问题,我手中的大笔剧烈震动,赤如饮血。我准备好了,来吧。

question 1、上一届武林盟主是谁?

question 2、军机处总书记是谁?

question 3、sin 72°等于多少?

question 4、杜甫有意,李白为何无情?

……(省略942458936字)

战鼓擂人,旌旗蔽日,硝烟弥漫,一场恶战。

临近测评结束,biu,我大笔一指红光射出,最后一个敌人的铁骑倒下,这场恶战终于结束了。

几天后,测评分数出来了,擂榜上我的名字排在第一,虽然是两个并列第一,好歹也是第一,妥妥的。

终于,我晋升了,获得了“高三黑段”头衔称号,并且成功进入了皇家理工,离我的江湖梦又近了一步。不幸的是,因为太过自我忽略了神兽的感受,我的口袋猫离开了我。

梅南山下,汤逊湖畔,皇家理工。

我来这已经快一年了,但感觉和我的江湖梦相距甚远。这里的上乘佛法,我始终只能触其皮毛,不得要领,几番沦陷,学霸之名已去。去年期末一战中,我三科挂彩,如今我深夜饮酒,酒瓶子碰在一起,都是梦想破碎了的声音。

有时夜深人静,感时伤怀,我会想起曾经有一只陪伴了我一段美好时光的口袋猫。

恍惚中,我看到一座小桥,桥扶手上睡着一只流浪猫,很小,我靠近,欲言,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我有孤独和酒,你跟不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