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兽·产品狗

Author Avatar
朱嘉伟 11月 01, 2017

据广告里说,这烟吸入后吐出的烟,会变成治愈系神兽的形态来抚慰你。


嗯,我快到家了。

对,我们一起走的,组里已经没人了。

家里没人等,怎么啦?

说完这句话,我仿佛受到了无形的暴击。

Blood kill.

来到这城市工作三年了,还没一个在家等我的人。

这个Boss是知道的,却还狠心刺痛我。

莫不是,深夜call我,另有深意。

没人等,回去那么早干嘛?

Boss的声音平静而又明亮,音调起伏不大,大概跟她平胸有关。

这样的声音,适合起床时听。

我却不敢大意。

倘若是公司新来的小鲜肉听了,可能会以为,Boss在暗示自己需要人陪。

相信我,这是人生中的第三大幻觉。

小鲜肉们,最好听信前人的经验,以史为鉴,避免重蹈覆辙。

于是,我拉上群众的力量,给了个我认为较为有力的回答。

今天的工作都差不多了,大家休息好了,工作质量更高嘛。

糟糕,我突然想起,早上和Boss说,晚上会把月总结发给她,好像还没有发。

而根据墨菲定律第四条,Boss一定会问,怎么没有收到,你的月总结报告。

 

 

哦,是吗,今天的工作,都完成了?

Boss的声音,平静而又悠长。

如此悦耳的声音,却不带一丝柔情,我有点想死。

你的月总结报告,我怎么没有收到?

擦。

啊?

我发出,惊叹声。

我必须在这啊的短暂前后里,想出一个完美的回答。

要知道,我能两年内做到产品经理,靠的就是,反应能力,反思能力,反馈能力。

我酝酿好回答,心中有些小激动。

因为接下来的15.595秒,或将是我一生中演技的巅峰时刻。

啊?

不会吧?

我明明发到你邮箱里了啊,你看看收件箱,没有的话回收站里看看。

我七点多的时候发给你的。

一边说着,我还换到另一边耳朵听电话。

电话里,传来敲键盘的声音,哒哒哒哒。

没有收到。

Boss的声音,依然平静,却多出了几分冷峻。

我换了换出汗的手心,另一只手拿过电话。

嗯…难道,发送失败了?要不,我星期一直接拿给你吧?

看来,你最近很劳累呀,要不要犒劳犒劳你?

Boss说。

我寒毛乍起。

如果说,我是狗,那她就是豹。

她会似笑非笑的看着你,叫你puppy。

她也会虎踞龙盘地盯着你,让你心里发毛。

就像我现在心里发毛。

我故作轻松地说:

没有没有,做爱做的事,怎么会觉得累,一点也不累。

心中的情绪,却已开始躁动。

你知道,男人当采撷人间绝色,岂能做裙下之臣。

而这大妹子,时而上推,时而下切,又是话术,又是套路。

一路走来,我早已心惊胆战。

我真的是,受够了。

电话里,又传来了Boss的声音:

我今天就要看到。

诶,好嘞,我这就去公司,重新给你发。我说道。

我擦了擦额头的汗珠,暗叹好险,好可怕。

 

 

我抽出一支烟,觉得心好累,累成狗。

下午开会时候也是,由于我的策划方案效果平平,背了顶大锅。

我能怎么样。

这产品的slogan,我想了四天。

援引自一句广为流传的名言,前后两句各修改一个字,使其对仗、押韵。

一语双关,回味无穷。

本想着会被惊为天人,效果却让我黯然伤神。

我也很无奈呀。

有时候我想,我即便是死了,钉在棺材里了,也要在墓里,用这腐巧的声音喊出:

傻逼用户们,为什么,你们不能欣赏下呢。

真羡慕乔帮主,可以不顾用户的想法。

真想请你们帮忙,当我跪舔时,你们看看我这个人,像不像一只狗。

 

 

好了,你问,何为产品狗?

谢邀。

狗是被人牵着走的,BOSS旗帜一指,你就得冲上去。

设计师小妹脾气来了,说哼我不管我就要做这样的,你得慢慢哄。

程序员小哥菜刀一亮,你得掂量掂量需求和狗命哪个重要。

甚至,上次公司一程序员,我只是双手放在他肩上,了解情况,跟进项目,他竟噌的站起来,说你在这样我就跟你拼了。

我反思自己也没说什么呀,一脸懵逼,缓步移开。

这,就是产品狗。

激扬文字的战略规划,改变世界的特色演讲,动辄千万的战略融资…

是的,没有,通通没有。

 

 

我将烟点燃,一口气吸了大截。

据广告里说,这烟吸入后吐出的烟,会变成治愈系神兽的形态来抚慰你。

缓缓吐出的烟,在眼前慢慢汇集,毛茸茸大小,像柔软的白云、雪纺的被枕。它渐渐成型,站在我肩上摆着尾巴,摇头晃脑地看着我。

小白,我说。

它伸爪放在我脖子上,暖暖的触感,让我忽然感觉放松。

我记起,远山,炊烟,不管我离家多久,多远,回家后啊,你都是第一个扑向我,摇头摆尾,满心欢喜。

就在我的感动即将酝酿至热泪盈眶时,它的另一只爪也抱住了我的脖子,而后是不停拱动着下半身。

场面一时陷入尴尬。

猝不及防的乱入,将我从失神中拉了回来,我可能买了假烟。

我将烟头摁灭,小白也消失不见。

这烟,只是提供给都市病患者的精神类药物。小白在十几年前,就被大伯卖掉了,也可能是炖掉了,不记得了。

十几年前的事,管他不痛不痒还是刻骨铭心,都得烟消云散。

扔掉烟头,我掏出手机,向着公司方向走去。

街道上,各色各样的行人与单车穿梭过往,路边的摊贩和店面热情招呼。这座城市,即便是深夜,依然电量满满。

手机屏幕散发着亮光,正赫然显示着几个数字,22:35。

夜生活开始。

 


 

没有广告

谢谢观看